​流放遺骸
Relic

特 色

一、有鯨落的遺骸、鯨落的墓園之稱。

二、有管理者與流放者。

三、三不管地帶,不適用任何社會規範。

四、定期交易大會,可進行任何有價值的交易。包含:物品、流放者etc...。

五、每年11月1日邊界大會,聚集三方社會領導人,講述各自社會價值以及存在必要性。

六、羽落湖:靠近就容易生病感冒,沒有人敢擅自靠近。

七、共有三處遺骸大門,通往各個社會,擁有鑰匙的人才能打開。

遺骸傳說 (不可考)

從前從前,距今二萬年前,這片土地,又名為鯨落島。
鯨落之名,無人不知,也沒人知道由來。
島上有群原住民,他們生於自然,用於自然。
自從天湖事件後,認清自己的使命,誓言保護著大自然,又名為古拉瑪民族。
當時,古拉瑪民族分為兩個群體『太陽民族』以及『海洋民族』。
海洋前南擴墾,那可是一片清澈的大湖旁,有著肥沃的土壤以及適合捕魚的場所。
太陽任其發展,狩獵與獵捕行為愈來愈旺行。
海洋民族繼續精研技術以及養殖事業。

那一天(拉瑪曆8138年11月01日),清澈大湖旁的樹林,聚集了一群象徵靈魂引領與回歸的神鳥『極樂-hà鳥』。
太陽民族第一次見到傳聞中的神獸,震驚不已,前往群中。
極樂不願離開,反而愈來愈多。
烈日高漲,從不聞太陽可以維持那麼久的烈日而不移動。
森林烈火發生,極樂隨即相伴滅亡,太陽也無其倖免。
經歷二十四次的日月循環,大火才得以撲滅。
森林消亡、極樂無影、屍痕遍野,遺骸誕生。

遺骸框.png

麻茜事件

一直以來白鯨與拉瑪的交易,都是白鯨將物資移動到邊界交界處之後,由住在偏遠區域的中介人麻茜向拉瑪人交貨。
麻茜偶爾有與交易的拉瑪人聊天,了解了其他社會,也對於彼此無法順利交流的事情感到無奈,一日在回程時遇到試圖單獨闖入的灰鱷男子-希坡,意外之下兩人陷入戀情並私定終身。

希坡被灰鱷交代潛入白鯨偷物資,偶爾麻茜會偷偷地拿給他,因為任務屢次成功,希坡逐漸受到灰鱷器重,最後灰鱷交代給希坡更為危險的任務——偷取大量藤壺疹疫苗。
麻茜與希坡不想再在危險之中生活,剛好有個與拉瑪大筆物資交易的好機會,麻茜決定捲走物資與希坡一起逃亡,到一個沒有灰鱷也沒有白鯨的地方生活,於是逃亡往沒有人煙的遺骸。

交易失敗後白鯨展開調查,發現物資清單長期被灌水,白鯨懷疑拉瑪偷走物資並解決掉麻茜,拉瑪則是對於白鯨沒有派出中介人而直接誣賴感到不滿。
灰鱷沒有等到希坡竊回疫苗,大戰即臨,只好判定希坡任務失敗,受到俘虜或死亡。

拉瑪雖然武器火力沒有白鯨強,但長期狩獵對於武器與地形的熟悉度,依舊取得上風。灰鱷的人力少武力強,擁有火藥但精度低、份量少,威力依然不容小覷。
白鯨的人力充足,醫療技術也高明,但是面對兩方敵人逐漸顯得吃力。

大戰演變到白熱化階段,戰線被延續到了遺骸區域。

那是一個狂風暴雨的日子,三方猛烈交火,無法抵禦白鯨人海砲火猛擊的灰鱷,決定在尚未完整評估爆炸影響的狀況下,將最後的火藥集中在戰場中心進行引爆。

麻茜與希坡兩人被戰火逼得無處可逃,被逼到了戰場中心的建築。引爆隨之而來,那一刻,三方的士兵都被超出預期的火藥炸傷,強烈的震波讓所有人身處在一種充滿疑惑、恐懼、空白之中,世界只剩下緩慢與尖銳的耳鳴。

狂風暴雨突然消散,光線像是聚光燈一樣灑落,異常的景象讓戰場上所有人安靜地將目光集中在戰場中心的女人,丈夫與殘壁或許還有奇蹟,抵銷了麻茜大部分的衝擊。
抱著失去生命跡象地希坡,麻茜無法承受地放聲哭喊著:「夠了!看看你們身邊,還失去得不夠多嗎?」

戰爭終於結束了,三方都受到嚴重的損傷,都失去了不少重要的東西,三方大老決議停戰,身為背叛白鯨的麻茜,自行提議作為重罪流放懲罰,成為遺跡管理者,烙上遺骸的圖騰,不屬於任何一方。

日後於鯨曆1049年11月01日,簽訂第二次邊界條款,鎮定接下來的邊界大會、交易大會與流放管理者的基礎。

管理者

管理者就是掌管流放遺骸區的人,所有流放者都需要聽從管理員的行動。
管理者除了整個遺骸,也包含每位『流放者』的生死。

管理者的人設特色:
一、不會讓『流放者』輕易死掉,並且會阻止自殺。
二、『流放者』生病時,會採取不行為。
三、絕對不會離開遺骸。
四、公正。
五、絕對價值主義者。
六、無三方偏護立場。
七、不會自殺。

1/12

流放者

想體驗悲慘生活嗎?
流放者絕對滿足你的需求!
成為流放者的人,就是背叛社會之人,並被管理者管理著唷owo。

unknown (3).png

其他資料

 建構中 

​文史庫

關於遺骸的文史資料

​創作區

圖、文、影片、音樂等相關創作

​記錄庫

​RP中事件紀錄與精華區

遺骸名單

遺骸演出者名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