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得・賽德費

Career_

賽德費/技工

Actor_

蕭郎XiaoLang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手裡拿著雖然是板手與螺絲起子,但是心裡卻是想著別的事情,對於車子的零件已經不再生疏,但是機械沒有靈魂,如果不再思考,那父神所給的智慧便會消失,靈魂也不再純粹,有人說「我思故我在」,其實是指當我沒辦法再質疑我的存在價值時,我就必須存在,因此路得總是會思考著機械的原理以及世界的原理,更是喜愛思考自己周遭的人事物。

路得的父親是個好賭之徒,曾在一次的走私失去手臂,甚至到在一次的走私中毒癮發作遭對向來車衝撞,人飛出車外傷重不治。路得在小的時候就必須強迫成長,因此他不怪自己的父親,因為只要父神常與他同在就好,父神才像是他自己的父親。

路得對於自己的工作擁有崇高的想法,雖然是修車工,但卻像是在雕塑模型一樣,很多的車子其實都跟鱷魚一樣,厚重的保險桿就是是鱷魚的前顎,車尾排氣管就像是鱷魚的尾巴,穩固的車身就像是鱷魚的身體一樣,因此車對路得來說是人與父神相通的其中一個方式。

與莫納雖是表兄弟相稱,但其實是非常遠的血緣,幾乎沒有。路得相較其他賽德費人來說比較安靜,因此在賽德費裡的朋友不多,除了車廠的人以外就很少有認識的人,莫納就是路得進入車廠的推手,不只一次與路得進行交談、互動、關心,讓路得對於修車產生莫大的興趣,因此,路得對莫納保持尊敬的態度。路得會稱莫納為大哥,莫納會叫路得為阿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