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堤・謬思

Career_

謬思/主任醫師

Actor_

白城

Image-empty-state.png

-大多時刻就事論事,理性,顯得有些不近人情、冷血。
-慢熟型,對外冷漠,比較嚴肅,對自己人就比較放鬆些,會笑,但情緒起伏還是不算大,不擅表露情緒。
-對於份內的事情會表現積極,但盡可能地對其它麻煩事敬而遠之,儘管偶爾還是會不知不覺倘混水。
-雖然表面上不會表現出來,做的也還不算差,但就是沒什麼自信,容易緊張。
-方向感極差,如果沒有導航就容易迷路,即使是走過的地方也一樣。
-喜歡混在人群之中或者去沒有人的地方,總之不被注意到最好,不習慣接受過多目光的洗禮,會讓她很不自在。
-比起與人相處,覺得和動物待在一塊更舒適,不用顧慮太多。
-通常情況下沒什麼堅持,厭爭執,為了迴避爭吵或不造成麻煩,通常會選擇退讓或隱忍。
-總而言之是個隨波逐流的人,喜歡安逸、服從,沉默的大多數,但內心總有個聲音在告訴她要突破。

厭惡:爭執、浪費醫療資源的人。
喜好:拿鐵、「弟弟」。

那堤今年三十歲,在佩羅醫院擔任主任醫生,並在去年從服事升為祭司。

父親謬思,母親安斯,上有一個大五歲的哥哥也是謬思家的。標準醫療世家聯姻家庭,母親雖嚴厲但對於自家人難免心軟,父親則是將所有的寵愛都給了年齡較小的妻子,對妻子言聽計從。因年幼時期長期被父母忽視,那堤與父母和哥哥的關係不親,現今幾乎無聯繫。

五年前接連失去重要之人後那堤有嚴重睡眠問題,時常失眠,雙眼布滿血絲是常態,但咖啡照喝不誤。同時也意識到自身出現幻覺和幻聽等症狀,情況時好時壞,目前尚未有解決方式,那堤知道此狀況的嚴重性,並未和任何人堤起,經過五年的時間目前暫且已經習慣和症狀和平共處,突然出現時也不意外。

支撐著那堤繼續前進的動力僅剩好好完成自身靈魂的洗淨,期盼有朝一日能在薩利亞與重要之人相會。

在迪達斯.巴洛的妻子琪娜.謬思過世前,受到不少指導與照顧,將其視為恩師。
與賽德費家族長莫納.賽德費是認識多年朋友。
與菲斯特.安斯因工作認識而成為朋友,雖然對方後來成為教宗,但私下相處仍維持以往朋友態度。